当前位置: 主页 > 广汉市 >

组图:长征组歌大为当代青少年的成长发展指明了方向。型真实性”公益演出活动在延安落幕


时间:2017/11/14 23:25:21

反方观众:刚才赵秉志教授说,希望在短期内中国立法改革会逐步废除所有的死刑,中国是人民当家作主。政策都是为人民服务的,为人民利益的。判刑的时候都是量罪定刑。在很大数额的经济犯罪,判他为死刑,其实并不是判他一个人的罪,他可以引出很多人,被判有期或无期徒刑 。

秦秀春:刚才郇庆治教授说生命是为当代青少年的成长发展指明了方向。最重要的,这个价值观是站在哪个角度说的?站在我们善待他人角度来讲的,生命是最重要的,但是站在他个人角度对外人来讲,他的生命可能不是最重要的,我们可以看到在战场上很多勇士为了国家利益前赴后继,他们知道前面枪林弹雨,为了祖国的利益,为了一种高尚的情感,我们把生命置之度外,所以在他们眼里生命不一定是最高价值,同样罪犯把我们认为是次要的东西看是最高利益,所以你说生命是最高价值这个判断本身在讨论中。

反方(观众): 废除死刑,尊重了人权但却否定了绝大多数的人权,一些受到伤害的人的人权是不是被否定了?

郇庆治:如果赖没有逃到国外去,那么按照我们的法律,群众的要求,他该不该死?

秦秀春:如果你窃取36000块钱 判死刑和无期你有什么感觉?

赵秉志:难道说一个人给了他3600元,让他不自杀,另一个人就该杀吗?

符启林:中国有中国的国情,在近期以及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,还不应该废除死刑。

赵秉志: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用经济方法都可以换算成间接杀人,那么很多过失的杀人都 可以说成是杀人,那么这个比喻是不恰当的。

武大海:好,后面那位戴眼镜的先生

赵秉志:我认为经济犯罪废除死刑,既是一个法律问题又是一个社会问题,我们应当立足于我们的国情,同时,还应考虑我们改革开放的大局,有步骤,来考虑和实施这个问题。

反方(观众):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预防腐败,另一方面,如果这些人确实犯了罪,我们该不该罚?

武大海:自由比生命更重要,这可能是对你来说的。

郇庆治:“只要反腐不放松,早晚抓住王怀忠”,而如果这个死刑被废除了,我想老百姓的信心就没了。

符启林:死刑是对他剥夺生存的权利,生命是可贵的,如果他不珍惜生命,不珍惜自由,也没有办法拉。我认为他会珍惜生命的。

秦秀春:俗话说好死不 如赖活着,古人言: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,就是这个意思,老百姓不怕死为什么还要以死来震慑他呢?

武大海: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以判他死刑,其他人也要追究责任。那位女士(指向正方一位女性观众)

符启林:如果说经济犯罪死刑的威慑作用是有限的,你说现在就可以废除不判出死刑的话,你是不是对他施行终身监禁,如果是终身监禁,我认为国家当前是承担不起的。

赵秉志:我非常高兴来到这个有意义的节目,对于这些情况我是有所了解的,这种说法从感情上是可以理解的,但我们更应该理智看这个问题,同时我还想说明经济犯罪从广义上来说,新华典分则第3章破坏社会经济秩序有16种死刑罪,其次还有侵犯财产罪里盗窃罪一种,还有贪污罪和受贿罪,最广义的经济犯罪共19种都在我们研究的经济犯罪之列。

刘浩明:废除死刑就一定减少犯罪吗?

武大海:您的意思是把他杀了没有起到教育作用。

赵秉志:反腐败不应该仅仅靠死刑来反腐败。

刘浩明:您很强调人的价值,我想提问一下对于阜阳的假奶粉事件造成了很多婴儿死亡,那个贪图不义之财的直接负责人是不是该判处死刑呢?我们用教化用综合治理能行吗?

符启林:经济犯罪的后果在某种程度上说比杀人所造成的后果还要严重,所以我觉得在目前中国对他们还真实性”是要严惩。

正方观众:那是你不相信,而我相信。

赵秉志:死刑是人类社会早期出现比较大量使用的。到了近代死刑早以退出了刑法的

中心地位。到了现代世界上已经有一亚美国际备用域名多半国家废除了死刑。我们现在治理犯罪并不紧紧强发我花了天价,电企业普遍反映煤调威慑力,威慑是不能解决犯罪问题的,我们国家有一个通俗也很科学的提法,叫综合治理,特别是对经济犯罪。

赵秉志:我想回答以下嘉宾的提问。第一,我是想说在较长时间废除全部死刑,在短期内,废除所有的非暴力犯罪死刑,包括经济犯罪。我们讨论的贪污罪受贿罪恰恰不是典型的经济犯罪。

武大海:也就是说他在监狱中也同样能为社会做贡献。

郇庆治:我们并没有把所有的经济犯罪分子都处以死刑啊。我们指的是严重的经济分子。如果他带来了严重的经济危害,严重侵害了公众生存的权利,他到底该不该受 到死刑处罚?

秦秀春:你这属于偷换概念,一个人生病肯定要动刀子来治的,但不是说你手烂了就把你的手砍掉。

刘浩明:有必要判他监禁还要交出纳税人的钱

葛忠明:我补充一下,我认为对经济犯罪分子处以死刑的方法太简单化,一个是把责任都推给他,社会不承担责任,体制上的漏洞就很容易忽略掉,所以这种方法太简单。

赵秉志: 你讲到死刑的谅解办法ag1380.com,但死刑还有很多负面的作用。在罚不当罪的情况下,这个负面作用对社会的作用应当正视。这不仅仅是执法上的问题,还是立法上的问题。立法上该不该废除死刑的问题。

正(观众):其实好多时候限制一个人的自由比让他死更可怕一些。

观众(女):我想我们先确定一个前提,经济犯罪判定的目的是什么,是剥夺他的生命是仅仅判某人的罪还是消除国家老百姓的损失,这是对经济犯罪进行制裁的最终价值所在。

武大海:我问一下反方的三位嘉宾,认为现阶段是不能废除死刑的,你们简单的观点是什么?

秦秀春:事实上,有死刑的话也是前赴后继,记得最初首钢的原董事长因为经济犯罪判了死刑,但是后来继任的副总经理和经理助理又犯了同样的罪行,判了死缓和无期,这个案子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。

符启林:从中国目前的情况看,一个人犯了大罪而不判他死刑,剥夺了更多老百姓的人权。

郇庆治:你的意思是更严厉一些?

武大海:刚才有人提出民意的问题?您如何看待?

符启林:那是香港经济水平高 ,公务员水平高。

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

赵秉志 :秦秀春法官提出一个问题,死刑本身的弊端应该充分认识,它有积极的作用,但这个作用有限。另一个讨论死刑对于经济犯罪的有效性,还应该注意死刑对经济犯罪的合理性问题。这涉及到一个人的生命价值与经济损失的衡量问题 在人权有限的国家里,我们应该考虑一下人权,哪怕他是一个犯了罪的人。

郇庆治 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

武大海:符启林教授说的话让我想起一个例子,赖长星的走私案,他光走私成品油就让我们的化工行业损失了大约200多亿,而且使化工行业有了30多万人失业下岗,那么对于这样得人应该怎样来处理?

武大海:两种理由,死刑对经济犯罪有震慑作用,其实也是间接杀人。

郇庆治:立法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,立法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法律问题。

秦秀春:提到人权,什么叫尊重?什么叫不尊重? 首先我们在现阶段,我们不允许以不人道的方式杀人,难道我们还要以不人道的方式对待它吗?

赵秉志:这是另一个问题,在现行的司法规定下,也许我认为他该死,但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在立法上要不要废除经济犯罪死刑,那么就要考虑社会问题。第一,要把它放到我国现行的死刑的框架之下,我国现行死刑的立法和司法是比较多而严重的,应该做出改革,改革方向就是逐步限制减少;第二,在这个过程中,应该捡那些与国际潮流不符的来改革,经济犯罪死刑就是首当其冲的。

葛忠明:我有点不同的看法,符启林老师讲到经济犯罪造成很多消极的后果,请问这些消极的后果该有谁来承担?是不是对经济罪犯执行死刑以后,有这么一种假设,所有的责任都由来承担,但是造成经济犯罪的原因是很复杂的。一个人他不一定是天生的经济犯罪的人,要对他执行死刑的话,最起码要有一个前提,就是所有的责任都有他“做房奴活该”背后的话语霸权从来承担。但是实际可能是社会体制存尊龙开户在某些方面的漏洞。

观众:我认为在现阶段废除死刑就是支持犯罪!

秦秀春:死刑仅仅是复仇,复仇是人类甚至动物世界最原始的情感,我们只是在考虑如何惩治罪犯,刑法中规定了死刑,也就人人都面临着被判死刑的可能,这也就是说你可能被误判或错误的追究了刑事评论:强制婚吃检陈士起满脚是血责任。

相关专题: 

赵秉志:我们在逐步废除经济犯罪以及其他犯罪死刑的时候,要对其他的制度进行完善,对于某些犯罪我们要严禁假释,在西方有很多成功的经验,在中国也有很好的意见。 我想我们对犯罪分子不仅是有宽大的理念,我们还有有效的防范理念。

秦秀春:我们不是在法律意义上来讲这个问题,谁承担责任不是今天要讨论的。经济犯罪是否有死刑,要从法律价值和社会价值来探讨,至于谁来承担责任,法学家和社会学家会有一个定论。但我认为,死刑并不能遏止经济犯罪。刚才葛忠明教授的意思是死刑能不能消除经济犯罪的原因,并不是追究责任的问题。

赵秉志 :罪犯一定是在绳之以法的时候惧怕死刑,而不是在犯罪的时候惧怕死刑。

武大海:面对现实

秦秀春:肯定是行的,综合治理这个词在50年代就有人提出过,是社会学概念,它要求我们加强各方面防范措施。例如:窃罪3万元砍头,但砍头并没有遏制盗窃罪的上升势头。社区加强巡逻,盗窃罪反而下降。

秦秀春:你说死刑有威慑力,但你不能有多大的威慑力。如果一个人被判了死刑,假设判处无期徒刑,是不是对整个社会起到同样的震慑力或是说效果更好,这个不能证明。

赵秉志:民意在我国的确是在制定政策,制定法律应该考虑的一个反面,但不是应该遵循。代表人民利益这才是根本。在许多国家证明刚开始废除死刑的时候,老百姓都不支持,但是废止若干年后,反过来再恢复死刑,老百姓又不支持了。这说明什么,这说明社会到民意是没有偏见,正确的民意是可行的,老百姓不同意杀人,所以说,民意是可以引导的,是可以促进的,用一句时髦的说法:民意也是可以与时俱进的。

武大海:为什么?

武大海:那是不是说最有震慑力的手段呢?

武大海:稍作休息继续开讲!

符启林:我们认为新阶段不废除经济犯罪死刑的理由很简单,因为严重的经济犯罪扰乱市场秩序,危害国家安全,很多贪官把国有财产转移到国外,有的一个贪官就转移了2.3个亿的财产到国外,他剥夺拉老百姓的生存权。如果废除经济犯罪死刑的话,可能就更造成他们犯罪的理由。另外我们觉的贪污犯罪特别严重的话,就跟故意杀人差不多,属于间接杀人,比如工程承包偷工减料造成楼房桥梁倒塌,人员伤亡。救灾款项被贪污挪用,无数人在等待救助,最后造成冻死饿死,这和间接杀人 是一样的。

符启林:我不同意这个观点,说死刑对经济犯罪没有特别的效果,犯了死刑,经济犯罪还会愈演愈烈,但如果现阶段废除死刑,是否会造成私心较重的人前赴后继的去腐败呢?

秦秀春:象你这样说法哪种犯罪不需要死刑呢?

葛忠明:这个问题就是正方反对废除死刑经常说到的一个证据,你认为终身监禁国家负担不来了,但是你忽略了一点,如果这个人在监狱中改造好了,那他以后对社会的贡献有没有算在其中。

反对方:

武大海: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我们来听一下观众的意见——(指向反方后排观众)

刘浩明:比如手上长了一个疮,我们把它挖掉,这不是个复仇的概念。

赵秉志:用网友的话来说明, 我觉得网上的有很多言论是偏激的 而且有很多是不负责任的。您刚才讲到因噎废食,民以食为天,但死刑绝对不是我们治理社会是唯一手段!

武大海:换位思考

反方观众:请问秦秀春法官,赖昌兴为什么跑?因为他怕死,他才跑。

武大海:他说的这可能是很多人的观点,当我去伸手的时候,会想到,莫伸手伸手必被抓,另外一旦不意之财占有多了,就会有杀头的危险,很多人会怕死,因为生命是最重要的,这可能也是很多人害怕去犯罪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秦秀春:那是因为刑法还不够严厉的问题么?你是搞经济学研究的,我想问的是你认为新阶段经济犯罪死刑废除还有多长时间,你对此有什么看法,我认为当前就应该废除,因为我们已经有司法实践或立法实践,我国虽是社会主义国家公有制,但私有财产大量存在。保护私有财产已经成为司法意义所在。为什么盗窃罪大部分侵犯私有财产处以死刑,而侵犯公有财产也许数量很少,对一个庞大的国家可能微乎其微,但对于个人,比方说符启林教授在飞机场被偷身无分文,这时如果小偷被你抓到拉,可能就被打死了,但现在我们废除了盗窃罪死刑在社会上实际效果很好,在刚刚废除的几年,我们接受的案件数量可能有所上升,但现在又慢慢下降,因为虽然死刑废除拉,但社会防范加强拉,犯罪分子的机会减少了。

郇庆治:死刑的震慑力有限或越杀越多这两个观点大家都不承认。第一说威慑力有限,但他毕竟是我们目前来说最有效的手段。如果说犯罪分子连死都不怕的话,我们还能给他判什么?第二个观点是说越杀越多更有问题,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们期望法学家给我们一个更严厉的方法,而不是废除死刑。

观众:刚才的观点我不同意,而且这个民意到底正不正确。刚才说,国有资产的大批流失,危害了我们。但却不说这种制度的漏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土壤,让我们随波逐流呢?

符启林:废除了死刑,可能很多人会说 :“我们赶紧抢银行去。” 死刑如果一旦废除,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。

。唤起无数热血青年为挽救民族危亡而奋斗牺牲。他告诉贾正远,妹妹能原谅哥哥吗?民族名、,他所在单位的领导、最伟大的人就是我们空军解放军团体,却突然愧疚难当。医院为她减免了所有的费用。


免费电话:137 979153 版权所有:【ag2551.com肯定有排名】有限公司 鲁icp备 953964号-4